提升评级行业跨国信用服务能力

2018-05-30 14:22:26 admin 0

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亚洲作为当今世界经济体中最具活力的地区,亟待建立亚洲国家普遍认可的信用体系,规范市场秩序,防范信用风险,提高信用话语权,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加强各国信用机构的跨境交流与合作,力求形成级别互认、满足跨国贸易、投资和资金融通需求的亚洲信用评级体系,对助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意义深远。

“随着亚洲各国经贸往来、资金融通的合作日益紧密,打破固有分化格局,打破跨国信息不对称,构建稳定可靠、属于亚洲自己的信用体系已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国家发改委财金司副司长陈洪宛在首届“亚洲信用评级机构CEO峰会暨系统性风险国际研讨会”上如是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带一路”倡议正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推进亚洲信用体系建设,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深化亚洲区域合作的重点方向。在4月21日由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与亚洲信用评级协会联合主办的上述研讨会上,东方金诚发布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权信用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以期为中国企业和资本“走出去”在不同风险条件下制定差异化投资策略提供重要参考。

亚洲信用体系一体化进程加快

自2013年正式提出以来,“一带一路”倡议正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根据商务部最新数据,近3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达到3.1万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6%。2016年全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14.3%,一大批“互联互通”项目稳步推进。

在此背景下,基于“一带一路”倡议的亚洲信用体系建设和亚洲评级行业的发展也被业内人士提上了日程。“信用体系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亚洲作为当今世界经济体中最具活力的地区,亟待建立亚洲国家普遍认可的信用体系,规范市场秩序,防范信用风险,提高信用话语权,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陈洪宛表示。

而另一方面,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亚洲各国的信用评级机构普遍缺乏跨国作业能力和国际评级话语权,还难以满足跨国的信用服务需求。

“发挥好亚洲信用评级协会这一平台,加强各国信用机构的跨境交流与合作,力求形成级别互认、满足跨国贸易、投资和资金融通需求的亚洲信用评级体系,对助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意义深远。”东方金诚董事长罗光在研讨会上表示。

在他看来,作为正在积极布局国际信用评级业务的中国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将与中国的同行和亚洲的同行一起共同促进亚洲信用评级机构的跨境合作与交流,共同为跨国信用服务需求方提供高质量的国际评级服务,共同提升亚洲信用评级机构的国际评级话语权。

充分揭示主权信用特征

在此次研讨会上,东方金诚发布的《报告》旨在为中国企业和资本“走出去”,在不同风险条件下制定差异化投资策略提供重要参考。

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家主权信用风险评估是对一国整体风险状况的高度浓缩概括,其复杂性为评级工作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东方金诚充分借鉴和参考了国内外主权评级研究的成果,着重挖掘当代主权信用风险演化特征,建立了具有自身特色的主权信用风险评级体系,主要根据一国的政治、经济、金融、财政及国际收支与外债保障能力五类评级要素,通过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式,对一国中央政府依据合同约定,在未来偿还其商业性金融债务的能力和意愿进行评估。”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记者获悉的《报告》全文显示,其共覆盖了东南亚、南亚、中东石油生产国、中亚、中东欧、独联体和中东北非7大区域,总体经济规模约占“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整体经济规模的98.2%,人口占比约为93.5%,充分体现“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整体状况。

“首先要准确把握‘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各国的主权信用特征,在不同风险条件下制定差异化投资策略;二是对国别系统性风险进行实时、动态跟踪,及时调整投资策略;三是可以通过与当地机构合作,利用世界银行、官方机构投资保险等方式,进行风险缓释。”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青向记者表示。

市场需求潜力巨大

自2005年以来,中国的对外投资经历了快速的增长过程。数据显示,2005年当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为125亿美元,到2016年这一指标已经达到了1701亿美元,12年时间增长了约13倍。与此同时,国内的熊猫债市场正在崛起,2016年熊猫债发行总额达到1296亿元,比2015年增长了8.9倍。

“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将成为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走出去的焦点地区。未来在熊猫债市场上,国际发行人也将主要来自于这些地区,它的市场需求潜力巨大。”在王青看来,市场发展形势逼人,国内评级机构对此做出相应反应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王青认为,在目前国内外评级机构纷纷推出主权信用评级产品的背景下,东方金诚主权评级呈现出四大明显差异点。

“首先是在评级过程中,更加重视一国政府的治理效果,而不是政治类型或者是否符合西方的自由民主的制度标准;二是在评级过程中,强调经济增速和政府债务负担的重要性,而不是片面强调经济发达程度;三是看重资产质量等金融稳健性的评估指标,同时更加重视对金融危机具有预警性指标的影响;最后是关注主权国家内部的五个评级要素,同时也看到全球性系统风险影响。”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