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
400-887-6315
4008876315
chinacredit315@163.com
010000

惩戒信息

连年比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支付手腕的倒退,骗子们也瞅准机会,绞尽脑汁“下套”骗钱。而社会阅历不够、防范意识淡薄、爱好新生事物的学生群体,成为了骗子们的重要目标。近期,本报接到若干电信诈骗的线索,此中城阳中学生小婷遭遇“假客服”上当5万元。半岛记者整理相关案例和防骗常识,以期给市民提个醒。

  冒充熟人领导诈骗 62人上圈套上当百余万

  2017年4月,原告人莫某乘坐飞机抵达龙某在云南的租房内,介入了龙某等人组织的电信诈骗犯罪集团。该集团布局明确,分工明细,有电话诈骗组和专门提供诈骗银行卡、手机卡的供卡组及负责取款的取款组。该犯罪集团开始以“更换手机号,请惠存”的形式散发诈骗信息,一旦有人回复“收到”信息,诈骗人员便向信息回复人发出朋友借款但愿其辅佐转账便于之后索要借款的哀求,获得信息回复人允许后,便向其发送虚假的已向其账户转账的银行转账交易界面截图,随后便让其向指定的账户真实转账,以此骗取别人财物。

  2017年5月18日,龙某与莫某坚协商后,由莫某坚率领两人到其它一处租房进行诈骗,龙某则率领三人连续在原租房内进行诈骗。后来,莫某从他处学会了在网上搜集信息进行诈骗的举措,该举措是诈骗人员冒充招聘单位领导,陈列招聘管理人员被动联系工商局可能税务局领导,询问审批文件的进程,然后假冒工商局可能税务局领导,提出文件必要先行支付费用且不能使用公司账户转账的要求,最后诈骗人员便提出通过招聘管理人员账户支付费用的倡议,且向其发送虚假的已向其账户转账的银行转账交易界面截图,骗取信任后,让其向指定的银行账户真实转账,以此骗取别人财物。

  后经统计,从2017年5月到11月期间,该集团共计诈骗62人,诈骗所得1129210元人民币,在这62名被害人中,一名青岛市民在转账发现差别过失劲后,选择了报案。经过近3个月的循迹追查,行程7000多公里,辗转广东、广西、云南等地,平度警方于2017年11月将该团伙1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押解回青岛。

  用伪基站发诈骗短信 两人被判刑并惩罚金

  原告人邵某伙同胡某自2016年11月28日摆布开始,先后租赁两车辆,使用别人提供的伪基站设备至青岛市各区市、临沂市各区市、日照市各区市、潍坊市各区市等地以银行名义发送诈骗短信。受害人点开链接后,稀里糊涂填写相关信息后,银行账户内的钱上当走。此外,两人还赞助其它4人发送诈骗短信至少23天,每天至少发送诈骗短信800条,共计至少发送18400条诈骗短信。

  在此期间,邵某、胡某通过伪基站发送诈骗短信诈骗被害人财帛共计30064.85元,通过赞助别人发送电信诈骗短信获利75050元。黄岛法院作出一审裁决,原告人邵某、胡某犯诈骗罪,分袂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惩罚金三万元。

  以保藏品为饵行骗 电话那头全是“演员”

  2014年11月,彭某通过网上检索把握了针对保藏快乐喜爱者的诈骗举措,预谋招聘人员结伙进行通讯诈骗。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期间,彭某先后租赁北京市多处房屋作为场地,购买电话座机、手机、电话卡等通讯工具,在互联网保藏品交易论坛、出售国民信息的QQ群等处购买诈骗话术台词材料、保藏快乐喜爱者个人信息,聘用别人,通过打电话的方式实施诈骗。

  被聘用人员使用化名,冒充“中国保藏品拍卖管理中心”、“北京浩瀚国际拍卖行”、“中国保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全国各地的保藏快乐喜爱者打电话,谎称将在北京举办当代保藏品大型拍卖会,可上门收取保藏快乐喜爱者的保藏品赞助被害人加入拍卖会,对被害人的保藏品进行“登记估价”、“报价”。后彭某等人冒充会长、拍卖场主任等角色,给被害人打电话,以加入拍卖会需缴纳委托金、担保金、图录费、场馆费、保险费、银行卡激活手续费等为由,向被害人邮寄谎称代价不低于所缴税费的“保藏品”作保证,以货到付款的方式骗取被害人的财物。

  在诈骗过程中,若被害人称没钱或钱缺乏,团伙人员则谎称可赞助被害人垫付一部门,让被害人支付一部门,后再由其别人冒充财务科长给被害人打电话,谎称“员工”违规垫资已被停职,让被害人补交被垫付的款项。彭某将所得赃款除了用于给介入诈骗的人员发放工资、提成和奖金以外,还用于购置房产、宝马汽车等财富予以挥霍。

  谎称别人违法犯罪 冒没收安骗财帛

  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原告人叶某伙同同案人李某、陈某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投资组建电信诈骗团伙。陈某等人作为一线人员,冒充电信营运商的客服中心工作人员,骗取被害人提供身份信息并谎称被害人也许涉嫌违法犯罪,引导被害人转接到“公安局部”报案。原告人林某等人作为二线人员,冒没收安机关办案民警,通过网络电话与被害人交谈,套取被害人个人及资金等信息,以排除了作案嫌疑为由,对被害人所有银行账户及资金进行登记,同时制作虚假的网络通缉令使被害人误信其波及案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