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
400-887-6315
4008876315
chinacredit315@163.com
010000

惩戒信息

一阵急急的敲门声,让租住在长租公寓的王达智有些惊慌。敲门人为该房房东,因长租公寓运营方曾经拖欠三个月房租,房东要求王达智三天后搬离。而此时,王达智的租期还有近十个月才结束。

  郁闷中的王达智,想到了找租房平台维权,此时他才发现,平台的业务员很难联系,连客服电话都难以接通。曾经预付的租金,算是打了水漂。

  调查发现,在一些小区中,长租公寓的经营者、业务员曾是被称为“黑中介”的群体。他们换上长租公寓的“马甲”,仍旧连续着老套路。

  可气

  押金没退 中介跑了

  24岁的汪霞怎么也没有想到,本人千挑万选的长租平台,还是让本人踩到了“雷”。

  租房前,汪霞在多个平台寻找房源,几经对照下,她选择了大象公寓的长租平台。

  如今回想,挑房过程中就有蹊跷——汪霞已经通过分歧平台咨询房源,接电话的中介业务员倒是同一个人。

  “那时觉得这便是缘分吧,没想那么多就去看房了。”中介人员将汪霞带到了东五环外常营附近的一个小区,房源照片中的主卧早已有了租客,留给她的只有一间次卧。

  距离地铁很近,房租可以蒙受,再加上中介人员的各种供职担保,汪霞当天就签订了租房合同,方式为押一付三、租期一年。可收钱后,中介人员之前的担保都随风飘散了,“房子居住中显现问题后找不到人,客服推给管家,管家开始踢皮球。”

  几番拉锯之后,不少问题都是不了了之,或得本人办理。住进长租公寓几个月后,汪霞不由得想退房。可房租那时走的是借贷模式,半途退房也许会影响个人征信。思前想后,汪霞最终忍了下来。“也不能白白损失押金,比及一年租满了再退吧。”

  好不易熬到一年租期满了,收房时,中介人员却提出多项扣款要求,并要延长退款时间。

  “押金在对方手里,我好说歹说也没有告竣一致的效果。”汪霞只得先搬离了长租公寓,可没想到的是,尔后她再联系中介人员时发现,微信已被对方拉黑,电话也被拒接。过了退款最后期限,汪霞仍旧没有收到押金。

  再回想到租房时,与长租公寓中介人员见面、签合同都是在租住房地,并未到长租公寓的办公场所,汪霞有些悔恨那时的打动。“租住中,还听朋友说有当地的长租公寓关门跑路了,然后本人还挺心慌的,朋友也抚慰说没失事儿最好了。”

  可怜

  平台欠款 殃及租客

  租金无法退回后,汪霞开始在网上搜索长租公寓平台的信息,发现不少租客面临着与她类似的遭遇。更惨的是,不少租客都是在住了几个月后,社区,被房东要求限期搬离。

  王达智便是此中之一,通过大象公寓的长租公寓平台,在租期还有近十个月的时候,被房东限期三天搬离。

  通过平台找房住进长租公寓后,王达智的感觉挺好,房间都是暗码锁,整体装修风格不错。“他们没有中介费,而且每周都有保洁。”

  这样的好感受并未继续太久,一天晚上,“咚咚咚”的敲门声让王达智有些不高兴,筹备开门后呼叱对方的无礼。但未等王达智钳口,对方标明了房东的身份,告知因中介曾经拖欠三个月房租,要求王达智三天内搬离该房屋。对方的“通牒”一下让王达智没了脾气。

  回到房间后,王达智马上与公寓业务员联系,业务员暗示在与房东沟通,并尽快打款。

  可约定的搬离日子到了,房东再次告知王达智,中介人员并未按时补交租金。当再与中介人员联系时,王达智与房东都曾经被中介人员微信拉黑,电话也无法再拨通。“没有任何法子,我只能自愿搬离房子。”

  无奈之下,王达智也列入了QQ群,一百多人的维权群中,许多人有着相同的经历。

  “业务员不理我了,公司也没有门店,连人都找不到了。”张龙通过大象公寓平台租住了一间长租公寓,仅仅住了三个月,就被房东告知,长租公寓经营方长期拖欠房屋租金,三天后收回房屋。张龙试图与长租公寓业务员联系办理问题,却始终得不到回答,最终,房东收房时将房屋停水停电并换了门锁。“房屋租金及押金得一万元,不知向谁去要。”

  调查发现,因长租公寓经营方拖欠房租,而被房东限期搬离,是维权租客中最罕见的遭遇。

  可叹

  对簿公堂 维权不容易

  为了拿回押金,汪霞正在筹备起诉状,筹备与长租公寓平台对簿公堂。

  在搜集证据资料的过程中,汪霞发现维权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通过工商经营信息盘问,汪霞跑遍了长租公寓平台的注册地,但都是人去楼空。“也测验考试了电话举报的方式,可是收效都不大。所以就只能走法律办法了,也是挺麻烦的,就业,可是我相信正义还是在的。”

关闭